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杀人恶习
    杀人是种恶习,但我似乎已经戒不掉了。

     杜晨刚开始玩亚索的时候,是在三年前,亚索在国服刚刚上线的时候,那段时间里,一大堆的玩家购买了这个英雄,而当时的杜晨,不过只是个才刚刚开始接触联盟,连满级都没有的新手,刚刚攒了6300,觉得很帅气于是就在所有的6300英雄里选择了这个新英雄买了。理所当然的,这个英雄是个很难玩的英雄,刚开始在匹配里,杜晨毫无疑问只是个绝对的托儿索。

     后来,杜晨问那个教会他玩这个英雄的人亚索怎么玩的时候,那个人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亚索的这个台词。

     亚索难玩归难玩,但是他绝对是个很强,甚至可以创造奇迹的英雄,有着短cd和不俗的伤害技能,有着数一数二的防御手段,再加上灵活飘逸的特性,以及强力的,甚至可以一瞬间改变占据的强大大招,而这样的英雄,需要的当然不可能是什么耐心发育,稳健游戏,和平补刀。和发条炸弹人等英雄只需要慢慢混慢慢刷正常发育后期团战打出爆炸输出不一样,亚索是个天生就需要你去打,你去杀,你去秀,你去浪的英雄。

     玩好亚索,首先需要的就是要敢玩,如果一个亚索连秀对面的勇气都没有,那这个亚索玩的就毫无意义。

     劫已经回家了,5级的满血酒桶见没有机会,便将目光转向了河道蟹,而中路的半血卡牌则在推线并准备回家,因为前期拿了两个人头所以自己的经验还算蛮高的,距离6级只差两个兵的经验……

     从酒桶在中路露头的一瞬间杜晨就开始控制着亚索往中路赶去,而等他赶到时,一波针对着劫的围剿已经以劫花样逃脱为结局落幕了,虽然没能够击杀,但是吃了一个发育正常的6级劫大招加半套的伤害加上先前已经被消耗过,血量也已经半残,依靠血药回到了半血,而酒桶则浑然不知的提着桶拿着河道蟹泄愤,河道蟹一般是会在整个河道来来回回游走着,现在则正好停在了河道草丛的前方。而在草丛里,悄悄来到中路的杜晨就藏在其中。

     斩钢闪!

     草丛中,一道明闪闪的利刃划了出来,紧接着接下一记平a,酒桶的血量顿时下去了一截!

     “卧槽!这亚索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酒桶愣了一下,然后立刻露出了狰狞的表情,“一个辅助而已,敢出现在这里等待你的只有死路一条!”当即手上就一个滚动酒桶贴脸丢了出来,然后引爆,一道风声想起,亚索之前积攒的被动被打掉了,身上也浮起了一片护盾。

     肉弹冲击!

     踏浪斩!

     酒桶贴脸一个E技能直接撞过来,但是在这之前,亚索已经快速的E了不知不觉已经刚好走到身后的河道迅捷蟹,已经出现在了河道迅捷蟹的身后,酒桶这一撞却是撞在了河道蟹上。

     踏浪斩!斩钢闪!E穿过因为撞蟹儿稍微停滞了得酒桶,并且环形出剑的斩钢闪不仅让酒桶的血量再度降了一截,并且同时还收掉了本来血量就已经不多的河道蟹,自己身上也环绕起了一圈气流。酒桶做了蓝色打野刀,刚才中路gank时已经交给了劫,此刻距离下一发惩戒还差几秒。

     并不继续恋战,相反,亚索则是通过F6上方的通道朝着己方中路防御塔走过去,酒桶目前只是回家出了个蓝色打野刀,并没有买鞋子,一时间居然还追不上已经有鞋子的亚索。

     “shiningold!”

     将兵线推到防御塔下,卡牌切出了一张黄牌,迎面朝着亚索截了过去,不过并没有立刻就丢出去,因为他知道亚索风墙还捏在手上,而是先甩出了一张万能牌想先骗出亚索的风墙。

     “面对疾风吧!”亚索果然如他所料的交出了风墙让卡牌面色一喜,如果是朝着野区逃的话还能逃掉,但是既然朝着这边走了,风墙背面有酒桶,前面则有我的黄牌,无论怎么样都不可能逃得掉的!

     下一刻,因为酒桶就要赶到的缘故,亚索不得不走出了风墙,但是卡牌还没有来得及将黄牌甩出来,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居然丢失亚索的视野!

     饰品眼快速的插在了F6的位置处,然后再墙壁的某一个位置,杜晨一个E,隔墙E了一个F6小怪,成功的穿墙过去。

     “居然这样就让他逃了?”卡牌顿时一脸懵逼,本来想着绝对的包围圈,怎么也能将亚索留下,至少能逼出一个闪现,但是没想到这么简单的就让亚索逃走了。

     逃走了?开玩笑吗?杜晨如果知道卡牌现在心里所想一定会笑出声。

     如果只是为逃走的话,那么我来这里就毫无意义了。

     不到两秒后,一道风从墙壁的另一侧吹了过来,将没有第一时间离场的卡牌吹了起来,不仅仅如此,下一刻,一道飘逸魁梧的身影出现在了卡牌的身边,使得卡牌长时间停滞在了空中,并且引燃也挂在了身上。

     狂风绝息斩!

     亚索的大招成功的将卡牌吹起,落地带来了巨量伤害,使得原本就只剩一半血量的卡牌再度失去了一大截血量。

     脱离了控制的卡牌第一时间闪现想逃离,可是刚才将一大波兵线推了过来,使得亚索能够成功E小兵快速追上卡牌。卡牌的虚弱已经在刚才用给了劫,黄牌时间也过了,最终没能走出多久,就被亚索的伤害以及引燃的效果斩杀!

     酒桶姗姗来迟,但是此时卡牌已经阵亡,在单打独斗的情况下,只有一个深蓝惩戒的酒桶和裸妆并没有区别,面对6级亚索酒桶真不一定能打过,毫不犹豫的就朝着己方塔下跑。

     亚索E兵连续跟进输出,无心恋战的酒桶的血量也很快被消耗了一大截,最后即使酒桶在E冷却完了之后拉开了与亚索的距离,却也是被终于赶到战场的打野盲僧Q中,斩杀。

     一杀一助攻,很完美的结局。杜晨看着自己的战绩,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顺便也将中路塔下剩下来不多的兵线清完,回城。

     有点道德好不好?装完逼了就跑就算了,那几个兵也贪了?一旁回家买完装备就朝着中路赶的光流则全程OB了这一幕,直播间里的弹幕也刷的如同流水一般。

     “刚才我居然还觉得主播逃生的操作很帅,现在看这才是6炸了啊!”

     “震惊!斗龙第一亚索惨遭队友亚索教育!”

     “让王者中单落荒而逃的两人竟被一辅助打的一死一伤!”

     “咳咳!”光流一边清清嗓子,然后一本正经的姐说到,“可以看出来,这个亚索也确实玩的还可以,不过说实话,刚才那波操作只能说是有些可圈可点,毕竟这个分段的亚索大多操作的都很不错,刚才亚索E小怪过墙的位置是一个十分经典的亚索过墙的位置,老亚索都知道的,此值得一提的是这个亚索刚刚E过墙后并没有逃跑,而是两次平A带走了刚才E中的小怪大部分血量后一个E技能旋风出手,这个旋风不仅吹起了卡牌,还斩杀了那个小怪最后一点血量使得亚索恰好升到6,击飞卡牌的时间有0.7秒,这点时间里快速的升级技能并R出来,可以看出这个亚索手速很快。也就仅此而已。”

     因为平时一般都是一边直播一边游戏,注意力不是很集中,如果真的认真玩的话,这点手速上的操作对于光流来说算不上什么。但是,光流内心里却在嘀咕,这亚索在收下小怪后刚刚好就升到6,如果不是凑巧,而是事先就已经计算好的情况下,那么这个亚索的算计能力就实在是太恐怖了,仔细想想,实现亚索还收了河道蟹,如果没有那个河道蟹的经验的话这一波操作也就打不出来了,显然,包括故意甩出风墙要勾引卡牌然后利用F6小怪经验升级反杀都是这个亚索事先自己设计的剧本……国服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人?难道是那些职业选手没事干跑出来开小号在低端局里虐菜刚好被我碰上了?

     并没有太多时间考虑,自己此刻仍然在直播中,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是留着等直播结束后自己一个人再去思考吧……这样想着光流将注意力重新放在了游戏中。

     接下来的局面没有太多可以说道的地方,收获了一人头一助攻后的亚索回城,买完装备后回到下路则又是一面倒的战局,当亚索大招好了之后又是一风吹起两人收获一波双杀,下路一塔也很快就被拔了。

     于此同时,就像光流说的一样,他的劫也开始展现出了火影的实力,再次击杀了卡牌,也推掉了敌方中路一塔,而此刻,不过只是十多分钟而已。

     20分钟,在一个超神亚索和超神劫全场带动节奏下,即使剩下的队友都是酱油,杜晨这边对伍还是已经拔掉了全部的外塔,攻上了高地。

     在这一面倒的局面下,没有任何意外,游戏时间终止在了26分钟。看着爆出了胜利两个字的游戏画面,光流却露出了一副苦涩的表情。

     亚索18个人头,劫17个。

     “主播!说好的滴着风油精插电风扇呢?”

     弹幕杂七杂八的流过,说的内容却十分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