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亚索辅助
    “反正这个分段都是吊打,大家想看我玩什么英雄?”

     毫无疑问,要说当今世界最火的网络游戏,英雄联盟绝对可以算的上其中之一,吸取了过去众多同类游戏的优点和经验,以及开放商和代理商的大力宣传,使得这一游戏眨眼间便发展成了一个有着上亿玩家的超人气MOBA游戏,并且也同时使得电子竞技这一理念逐渐的深入人心,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七年的时间,而人气却从来没有减弱过。

     国内最大的游戏直播网站斗龙TV内一个标题上写着“斗龙第一亚索单排从零上王者”的直播间里,男主播光流坐在电脑前看着满屏的弹幕,用着目前段位只有白金的小号随手点开了一局排位。事实上,作为整个电信一区艾欧尼亚仅有200位的最强王者之一的光流来说,这个分段的玩家确确实实随便玩什么英雄都能够轻松地吊打。

     “亚索亚索亚索”

     “好,既然这样那么我就秀一把我的第一亚索给你们看看!”无视了一大堆诸如打野奶妈中单琴女上单锤石这样显然玩笑性质更大的弹幕,数量最多的正式光流的成名英雄疾风剑豪亚索,这个英雄因为他那潇洒帅气的外表,飘逸的技能在各个分段都相当的受欢迎,不过相对应的,这个英雄也十分的难上手,如果能玩的很好的话,可以成为对面的噩梦,但是如果玩不好的话,那么则会成为队友的噩梦。

     光流能够号称斗龙第一亚索,他对自己的技术显然是相当的自信,既然观众老爷们想看,那么就再秀上一把飘逸的亚索好了,这么想着,鼠标遍朝着亚索的位置点去,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自己点向的亚索图标居然是灰色的,无法选取!

     “666666,辅助居然要用亚索!”

     “辅助亚索可以的!”

     “可怕的黑科技……”

     从S6赛季开始,英雄联盟就在排位里使用了全新的排位模式,预选位模式,这个模式下,玩家在进入游戏时可以固定在自己想要打的位置,并且可以在ban选之前亮出自己想要玩的英雄并和队友交流,从而避免了过去赛季所常见的:“5L不辅助”,“3L中单不给就送”这样的情况发生。

     然而就在眼前,3L被分配到了辅助位置的那位路人玩家此刻却亮出了亚索的位置?要知道亚索这个英雄通常都是玩中单,也会有上单或打野亚索的出现,辅助亚索这完全是听都没有听过啊?

     从零开始的光流:“3L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电风扇与风油精:“3L亚索辅助,谢谢。”紧接着,3L便发出了这样的消息,然后紧接着便ban掉了一个德玛西亚之力,盖伦,让直播间里的观众再次大呼6666。

     3L接下来打出来的字让光流感到有些无语,本来这并没有太过在意以为这只是3L的小玩笑,结果没想到紧接着3L遍ban掉了让人想都想不通的盖伦,最后在选英雄时真的在自己之前确定了亚索这个英雄。

     从零开始的光流:“3L想要什么辅助?亚索给我可以吗?”一直到进入游戏之前,敲定了英雄之后也还是可以和队友进行交换的,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光流再度打出了一行字。

     电风扇与风油精:“抱歉,不用了,我只会亚索。”

     毫无疑问,3L接下来打出的字断绝了光流最后一丝希望,一时间,不仅直播室里又刷起了一大片的弹幕,就连队友也都纷纷的发出了指责辅助的骂声,不过可惜的是3L充耳不闻。

     “啊!天亡我也,没想到居然在这个分段也能遇上这样的小学生!看样子这把悬了啊!”这样说着,在4L的光流随后便敲下了另一个玩的好同样也可以秀的飞起的英雄:影流之主-劫。虽然光流这样说着,但是这也不过只是个节目效果而已,作为一名最强王者,如果在这个钻石白金的低分段里4打6完成虐杀,那也不用在这个平台里直播了。就算辅助是个小学生亚索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最多只是添加点游戏难度而已。

     最后我方的阵容为:上单诺手,中单劫,打野男枪,ADC是EZ,辅助则是亚索。

     相对的,对方阵容为上单鳄鱼,中单卡牌,打野酒桶,ADC女警,辅助锤石。

     “这亚索居然带着引燃和闪现,带着嗜血天赋,出装居然多兰剑,看样子从一开始就忘记了自己是个辅助啊!”进入游戏,光流看了看亚索的技能后嘲讽着说道,然后控制着自己的劫朝着中路走去。

     劫对线卡牌原本就处在一个相对强势的一方,本身刷兵速度并不比卡牌慢,而且说起单挑战斗力劫可以甩卡牌好几条街。光流虽然依靠亚索成名,但是上了王者,那么其他中单英雄玩起来也绝对不算弱,小走位轻松躲掉了卡牌的几波万能牌后丢出了几次Q技能都准确无误的命中了对方卡牌,还没到3级,卡牌就已经被消耗到了半血以下,不得不磕掉仅有的一瓶红,反观劫除了被小兵磨了些血量外,基本可以说是毫发无损。

     光流轻轻的眯起了眼,熟悉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光流已经在准备着去单杀对方了。

     收割掉最近的一只小兵,劫升到了3级,然后秒加技能,weq一套瞬间暴起,影子和本体的Q技能同时命中卡牌,同时带上雷霆的伤害,将卡牌血量消耗到了一个很低的程度,紧接着二段w快速靠近了反应慢了一拍子的卡牌。

     卡牌为了对线劫,带着的是闪现和虚弱,当劫近身之后,卡牌迅速的将虚弱套在了劫的身上,然后快速的交出了闪现。但是还是迟了一步,w过来的带着被动的一发平A再卡牌闪现之前打在卡牌的身上,使他的血量降低到了一个极度危险的程度,再卡牌闪现过后劫也不再跟上,而是十分自信的潇洒回头。丝血的卡牌身上已经被套上了引燃。

     “firstboold!”

     光流轻轻的开口,说出的声音和系统的一血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卡牌在引燃的作用下很快便到底身亡,而劫身上则是进账了300块。

     “66666!”

     弹幕一片起飞,但是光流确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等等,300块?什么时候又改版了?一血不是400块吗?

     “doublekill”

     光流楞了一会,随后没多久又是一声双杀的声音传来,双方人头比来到了3:0,在屏幕的左边跳出了三个单杀提示,自己单杀卡牌的提示是第二个出现,第一个和第三个则是来自下路,被击杀的是对方的辅助锤石和ADC女警,而击杀者,同时也是真正的一血获得者居然是辅助亚索?

     镜头掉转到下路,锤石和女警的尸体分别躺在了敌方防御塔前方和防御塔正下方,而在一边的三角草丛里,残血的亚索正在静静的回城。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亚索刚才也不过二级吧?下路组合二级越塔强杀对方?”光流有点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并不完全正确,“不对,EZ身上只有一个助攻,是亚索自己二级越塔双杀?!”

     ADC的内心此刻同样也是崩溃的,原本搭上了这样一个不靠谱的亚索辅助,EZ想的是控兵线塔下老老实实发育,但是却没想到这个亚索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跳上许多,疯狂的推着兵线,二级开始就点着E技能在小兵里穿来穿去时不时就到对方ADC身边消耗,简直就是把疯狂打着信号的自己当做不存在啊?也不知道是运气还是技术真的很好,每次E兵都能恰到好处的躲过女警的Q技能或者锤石ed钩子,对方的平A总是打在亚索的被动上不痛不痒,甚至连小兵的仇恨与伤害都计算在内,每次小兵的仇恨转移过来攻击亚索的时候亚索又总能退到小兵仇恨范围外,对距离的把握简直是准确到了一个诡异的程度!

     亚索的短CD的Q技能每命中两次第三次就能带起一道远程的旋风攻击几波下来,下路组合还没到3级对方的女警和锤石尽然被一个亚索压在了塔下,甚至血量都有些残了,最后,当兵线进塔,亚索猝不及防忽然一个EQ来到防御塔前的女警身边,平A,挂上引燃,然后在迅速的E走。

     女警下意识的朝着塔下便闪现了过去,或许托大了,认为伤害还不足以秒杀自己所以并没有交出治疗,但是没想到在刚才亚索的EQ之后Q技能被动叠满,又是一个Q技能过,旋风恰好的带走了自己被引燃烧掉到只剩最后一丝的血量。

     亚索Q技能CD只有4秒钟,并且还能收到攻速收益,而E技能更是只有短短的0.5秒CD,只要用的好,很容易就能给带了十分飘逸的视觉感受,随着女警死亡,兵线也进了塔,单杀了女警之后的亚索似乎还不满足,对着在女警死后只能龟缩在塔下的锤石动起了心思,E进塔平A消耗,消耗完就立刻E出防御塔范围。

     要不要这么拼?EZ心中这样想着,然后随手一个Q技能想补掉锤石正前方的一个残血小兵。然而正在这是,亚索却忽然快速用再度带着风的Q技能Q掉了那个小兵,使得EZ的Q放空。

     这是抢兵吗?EZ心中刚刚升起了这个念头,却见自己的Q技能在跨国提前死亡的小兵后,命中了塔下有些愣愣ed锤石,不仅如此,刚才亚索的一个风在命中小兵后也同时攻击到了锤石,两次攻击竟然将锤石血量耗残!

     见势不妙,锤石当即便超后方闪现撤退,但是却也是迟了,地方一波小兵恰好赶到,反而成了锤石的催命符,亚索利用刚到的小兵快速追上逃窜的锤石,完成了击杀。不过锤石召唤师技能带着闪现虚弱,而虚弱也同时挂在了亚索的身上,使得亚索完成击杀后被防御塔仇恨瞄准,并没有能够及时逃脱,被防御塔反过来攻击命中了两次后,在EZ给出的治疗术后残血逃脱,不得不缩在三角草丛里等待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