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秘奥义
    “上!你开大留人!我大招过来杀人!”

     啪啪啪啪……劣质的机械键盘上发出的清脆声音在宿舍里不绝于耳,时常传来的交流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成为了大学校园里常见的一部分。

     “3、2、1……好,去吧!魔法水晶箭!”一声中二十足的大喊,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甲按下了键盘上的R键,一枝闪烁着璀璨光辉的晶莹利箭从他所操控的游戏角色——寒冰射手,艾希的手中发射了出去,呼啸着朝着地方英雄飞去,身旁的辅助扇子妈则是十分默契的开启了RE加速,和自己的adc一起朝着即将被射中的地方英雄冲过去,与此同时,在艾希的身上也泛起了一阵紫光形成了一道厚厚的护盾,上路的慎也同时开启了大招传送。

     等到艾希大招命中那便是一段很长时间的眩晕,当眩晕结束后,慎的嘲讽又会是一段时间的控制,在这段时间里艾希疯狂输出,无论如何都能留下对方下路两个人中至少一个人的性命……想是这样想的,然而……

     “我说,骡子,你这艾希为什么没有大招?”

     慎传送过来,一脸懵逼的看着那支魔法水晶箭以一个歪的十分夸张的角度准确无误的命中了对方此刻正在打着三狼的狮子狗,而原本作为目标的敌方下路ez和琴女却连走位都懒得走,朝后面小退了一下之后又继续回来悠闲的补着刀。

     “……额,我这不只是预判对面走位的大招吗……只是没有预判而已,谁知道对面连走位也没有……”

     “你觉得对面走位会走到蓝buff三狼那里去吗?”操纵慎的室友一脸无语的朝着对方竖起了中指。这一波他大招传下,对方上路和他对线的鳄鱼则趁机将一大波兵线推进了塔内,并且将上路一塔血量磨到了一个十分危险的地步,下来没有打起团来,自己毫无疑问是血亏。

     爷看上你了(天启者):S`BADC,你的大招喂你娘去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行小字出现在了屏幕右下角引起了两个人的注意。

     “怎么办,辅助似乎开喷了啊……”

     “操,玩的差没什么,但是喷人绝对不能忍!看我喷回去先!”被叫做骡子的男子愤愤的说道,然后双手放到键盘上开始啪啪啪啪的打起字来。

     在比较底的段位,玩家的素质和脾气大多都不怎么高,因此对喷起来互相问候长辈的情形也是常有,看着右下角开始不断翻滚起来的文字信息,杜晨轻轻的叹了口气。自己的这两个室友其实平时素质都还算不错,至少不会主动去喷人,但是一旦和人在游戏里吵起来,那么则会出现如此十分壮观的景象……

     与自己这边三人开黑一样,打野似乎也是和辅助一起开黑的,当骡子喷回去了之后,打野也随之回到了泉水里开始帮助辅助一起喷,这样一来,骡子逐渐感觉有些顶不住了。

     “别急,顶住,我也来帮你一起喷!”慎——外号叫做虎头的矮胖男子这样说着,也回到了泉水里,敲下了回车键:“看我的大招:秘奥义~一秒十喷!”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看着己方四个人此刻都缩在了泉水里互相喷着,杜晨再次叹了一口气,控制着自己的中单角色——亚索悄悄的来到了下路,朝着对方正在攻击着下路二塔的ADC和辅助冲过去,E兵线,绕风墙,躲大招,EQ闪,吹起二人接大,一套风骚十足的操作后完成了一波精彩的双杀。不过这一切并没有被四个正在互喷的起劲的队友察觉到。

     “我方成员拒绝投降:两票赞成,三票反对。”

     “投个毛线,有种接着喷啊!”

     上路鳄鱼在20分钟左右已经带着一大波兵进逼至高地塔下,对于亚索这个可以通过敌方小兵进行飘逸的位移的英雄来说,这又是劣势同时也是优势。又是一套足以上每周TOP排行榜的操作,鳄鱼连碰都没碰到亚索就被亚索斩杀,连带着前来支援的中单和打野也一并送上了一波三杀。不过当然,喷的起劲的四个人也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

     25分钟左右,对面五人抱团打大龙,杜晨控制这亚索暗影处吹出一道剑风,吹起对方打野和中单,大招切入,在瞬间秒掉打野之后,抢走大龙,连杀中单辅助之后残血扬长而去,EZ挂去收割的大招也被随后预判的风墙给挡住。一连串一对多的极限操作让对方连连在所有人频道里打出了66666,但是仅仅只存在一瞬间便被全身心投入到对喷事业中的四人的消息给刷了过去。

     天启者退出了游戏。

     盲僧退出了游戏。

     或许是因为面对着虎头那一秒十喷的秘奥义感觉无力招架了吧,30分钟左右,辅助打野双双选择退出游戏挂机,而虎头骡子两个人也是露出了胜利的笑容:“终于投降认输了吧哈哈哈哈,想要和我们走对手还早的很呐!好了,可以投降了!”

     我方成员同意投降,两人赞成,一人反对。

     此刻对面仗着人多团推中路,搞地下一波团战——杜晨的亚索一个人对着对方五个人的团战已经接近尾声,水银秒解了全部的控制技能后,地上躺着对面上单,中单,辅助的尸体,残血的亚索一个eq紧接着收走了对面的打野,正准备朝着对面靠着e技能逃走的同样残血的ez冲过去准备找机会拿下五杀。虽然那点血量对于ez来说一个Q接两下平A就可以轻松带走,但是ez知道,以对面亚索的实力和走位,自己是绝对不可能Q中的,因此也只能仓皇逃窜,头都不会。

     终究还是没能追上EZ,己方基地的水晶便已经轰然破碎,大大的失败两个字浮现在屏幕上,让杜晨忍不住第三次叹了一口气。不过也让杜晨感到了一股满足的感觉,好久没有这么认真玩过一局了。

     虽然最终没有能够拿到五杀,但是杜晨对于室友选择投降并没有什么意见,虽然看上去自己一挑五拿下优势,但是自己一个人终归只能被动反击而不能主动推进,越到后期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就越少,等大后期对面五人都神装了那自己一个人就算再超神也挡不住对方的三路推进。这个游戏终究还是个团队游戏。

     墙上的时钟指向了六点,在如今冬至的时节此刻屋外已经是黄昏将歇,天空一片昏沉。

     道路两旁高楼林立,万家灯火通明,人行道边的橱窗里发出了璀璨夺目的光芒,霓虹灯伴随着流行音乐声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闪烁着,让人目不暇接。

     而在街角的一端,则立着一栋虽然不算特别高大,但是装饰的很精致的三层楼房,透过橱窗可以看见里面一排一排的座位上零零散散的坐上了不少人,而小楼的正门上的招牌则写着四个:花语网咖。

     网咖,说白了,只是一种更高端级别的网吧而已,装饰的更加富丽堂皇,服务更多,同时消费也更高而已,看着网咖内电竞专区内一排排水冷外星人主机,杜晨感觉自己仿佛进入了两个世界。

     相对于其他人来说,杜晨老家是在一个小县城里,家境并不算富裕,即使是现在考上了大学生活费相对于其他同学来说也是相当的少,而在这家网咖里电竞专区一个小时的消费几乎就快要够杜晨一天生活费了。理所当然,杜晨来这里也并不是为了消费,甚至可以说是恰恰相反。

     网咖有三层,一层空间最大,不过基本都是最基本的座位,除此之外,在网咖正门吧台的另一侧,则专门被一层装饰柜和货架分隔开来的十几个平方的小区域,这是一间开在网咖里面的外设店。

     外设店的店主是一个大概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身材矮矮胖胖,带着付黑框眼镜,一般人都叫他张叔,具体叫什么名字杜晨也不知道。当杜晨进来时,就如同平时一样中年人坐在外设店中央的电脑前滑动鼠标敲击着键盘。杜晨不用看也知道他肯定是在打着英雄联盟。

     “真TM的坑啊,打野除了万年野以外就什么事也不做了吗?我上单都要被爆了!”中年男子正用着德玛西亚之力——盖伦打着上单位置,0-5的战绩十分瞩目,仔细一看,还会发现他的盖伦装备栏里赫然摆放着一双草鞋以及一颗蓝水晶个还有一颗用来合成杀人书的黑暗封印……

     坑的应该是你吧……杜晨心里这样想的,这显然只是一场简单的匹配,两边上单用的都是盖伦,这种英雄对线在国服低端匹配里十分常见,比如上路俩盖伦,中路两亚索,打野俩瞎子等等。

     比起这场不管再谁眼里都是低端的不能再低端的对局,杜晨则是更多注意着男子手上的那块键盘——一块白色的,造型古板,朴实无华的键盘,与货架上摆着的各种顶级外设比起来,那外形可以说是相当显眼——掉档次到了相当显眼的地步。